免费预约热线:400-1181-995
主页 > 成功案例 >

权利义务保护和合约履行的冲突

发布时间:2018-06-13 作者:admin 浏览:次查看

【案情】

  赣县韩坊乡青年农民刘某,与同村女青年王某自小青梅竹马,之后两人结婚。6月,刘某夫妻俩从广东赶回家里过端午节后,王某因怀有三个月身孕被留在家中休养,刘某只身前往广东继续打工。在途中刘某突遇车祸身亡。刘某的父母与王某双方签订如下一份协议:王某若保证把孩子生下来,并给孩子哺乳满半年,那么王某再嫁人,公婆不予干涉,孩子的抚育费用由爷爷、奶奶负担,且公婆依法可继承其儿子的房产、存款等全归王某所有;王某如果不把孩子生下来,则要赔偿公公、婆婆精神损失费5万元,并丧失对丈夫财产的继承权。然而8月初,王某却在亲朋好友及家人的劝说下,“违约”到医院做了“人流”手术。刘某父母将王某告到法院,要求王某按协议赔偿自己的精神损失费5万元。法院经过审理,以该协议无效、原告诉讼请求没有法律根据为由驳回了两位老人的诉讼请求。

  【评析】

   本案存在我国所崇尚的“权利义务至上”与西方的“契约至上”的争议。《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第五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妇女有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生育子女的权利,也有不生育的自由。”本案中被告享有该款规定的生育权利和不生育的自由,任何人不得剥夺和限制其权利和自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

  (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

  (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

  (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

  (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

  (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对于本案原被告双方所签订的协议,因协议限制了被告的不生育自由,违反我国《妇女权益保障法》的强制性规定,故系无效合同。即使被告在签订保证协议时是自愿的、真实的意思表示,但被告的不生育自由不因一纸协议而被束缚。 外,生育权是人身权利,本案中的协议是与人身关系有关的协议,不适用合同法的诚实信用等原则的约束。-----(中国法制下的价值观,“权利至上”)但按照西方“契约至上”的价值观来判断,则本案中的协议是有效的。当事人在订立契约时可以放弃自己的权利,契约生效后就必须受到契约之约束。在实践中,冲突在所难免,但在适用时要结合法律的制定目的来具体适用,以便于维护法律的权威来更好的服务人民。

400-1181-995

输入您的电话,1对1提供法律解决方案:

最新文章

服务导航

律师微信咨询
扫扫加微信

免费咨询电话
400-1181-995
17737509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