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预约热线:400-1181-995
主页 > 成功案例 >

对辅警不适用法定“袭警”从重处罚情节

发布时间:2018-06-20 作者:admin 浏览:次查看

被告人吴某某于2017年2月21日10时许,驾驶电动三轮车行至某市外滩路时,被市派出所民警杜某某及辅警傅某某依法盘查。吴某某为逃避处罚,强行驾车冲撞正在协助执行职务的被害人傅某某,致其受伤,吴某某驾车离开现场,后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经鉴定傅某某左侧胫骨远端及左侧内、外踝骨折,损伤程度属轻伤一级。案发后,吴某某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吴某某的家属代为与傅某某达成调解协议,共赔偿傅某某经济损失计人民币三万元,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吴某某的行为构成妨害公务罪。被告人吴某某对公诉机关的指控没有异议,并当庭表示自愿认罪。

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吴某某以暴力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其行为已构成妨害公务罪。案发后,吴某某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吴某某已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均可酌情从轻处罚。吴某某有劣迹,且造成被害人轻伤,酌情从重处罚。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以妨害公务罪判处被告人吴某某有期徒刑一年。 

宣判后,吴某某提起上诉,认为原审量刑过重。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件的争议点是能否适用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五款关于“袭警”从重处罚的规定对吴某某从重处罚。主要有两种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辅警配合民警从事警务执法活动,应视为人民警察,对暴力袭击辅警的行为也应当依照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五款规定从重处罚;第二种意见认为,应严格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对人民警察的界定,对暴力袭击协助人民警察执行职务辅警的行为,不能适用袭警从重规定。

法律对于“人民警察”的身份及职权有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第二条第二款规定“人民警察包括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监狱、劳动教养管理机关的人民警察和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的司法警察”,该法第二章则专章规定了人民警察的职权。公安部于2016年12月1日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修订草案稿)》第二条第二款则对人民警察身份作出了更为明确的规定,“本法所称人民警察,是指公安机关中依法履行治安行政执法和刑事司法职能且被授予人民警察警衔的工作人员。”中共中央印发《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中进一步明确了“军是军、警是警、民是民”的原则。2018年3月2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公安机关执法勤务警员职务序列改革方案(试行)》《公安机关警务技术职务序列改革方案(试行)》等文件,人民警察步入了分类管理、专门管理的轨道。

近年来,随着警务工作发展和缓解警力不足的现实需要,辅警成为协助人民警察执法的重要力量,对辅警身份及岗位职责的规定也逐步趋于完善。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规范公安机关警务辅助人员管理工作的意见》规定,警务辅助人员是根据社会形势发展和公安工作实际需要,面向社会招聘,为公安机关日常运转和警务活动提供辅助支持的非人民警察身份人员,勤务辅警负责协助公安机关执法岗位人民警察开展执法执勤和其他勤务活动。同时,《意见》还明确了警务辅助人员不得从事的工作。《修订草案稿》第七十五条也对警务辅助人员专门作出规定,“……警务辅助人员协助人民警察依法履行职责的行为受法律保护,履行职责行为后果由所在公安机关承担。……警务辅助人员的职责、权利、义务和管理,由国家另行规定。”

诚然,辅警协助人民警察奋战在维护社会稳定的一线,本身面临着一定职业风险,对其人身权利和岗位工作也应予以相应保护。因此,对于暴力袭击正在协助民警执行职务的辅警的,虽不适用袭警从重规定,但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可结合行为人实施的阻碍手段、工具、社会影响、伤害后果等因素,在量刑时酌情予以考虑。本案中,被告人吴某某的袭击行为不但扰乱了正常的国家管理活动,还导致了辅警傅某某左侧胫骨远端及左侧内、外踝骨折,损伤程度构成轻伤一级。故在量刑时对吴某某酌情从重处罚,综合全案以妨害公务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

400-1181-995

输入您的电话,1对1提供法律解决方案:

最新文章

服务导航

律师微信咨询
扫扫加微信

免费咨询电话
400-1181-995
17737509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