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预约热线:400-1181-995
主页 > 成功案例 >

帮重病亲人自杀,该当何罪?

发布时间:2018-08-01 作者:河南盈法律师 浏览:次查看

 

案情介绍:

  与以往不同,今天的法庭上弥漫的不是仇恨与吵闹声,而是悲伤与哭泣声。余勇声泪俱下,口口声声说:“把我关进去,让我女婿出来吧!”余兰也大哭不止悲伤过度,虚脱倒在地上。但一切为时已晚,因故意杀人罪,被告人张祥杰、余勇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被告人余兰因有自首情节,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随着法槌落下,案件尘埃落定,但一个令人扼腕唏嘘的家庭悲剧才刚刚拉开帷幕。

  2017年8月28日,张祥杰打电话给余勇,问他要不要来家里吃饭。之后,开着车接到了老丈人,一家人坐在一起聊天。期间,冷燕又提起不想活了,想吃老鼠药。家人再次劝她不要想不开,但冷燕态度坚决,一心求死。

  老鼠药是女婿张祥杰买的,花了12元钱,两支红色液体、一包红色药粉。丈夫余勇把装有红色液体(药水)的瓶子拧开,犹豫许久,但还是递给了她。冷燕一把抓过药水,当着家人的面,仰头一口喝下。

  “妈妈,你别喝…”余兰哭喊着。余勇实在不忍心看,伸手打掉了冷燕手上的药瓶,身子在不停地颤抖。张祥杰说自己根本不敢看,趴在床上一直哭。看着妈妈口吐白沫,不停地抽搐,张祥杰和余兰跪倒在地,失声痛哭。“不要哭,不怪你们。”冷燕无力地拍着女儿和丈夫的背,轻声地说:“带我出去转转,我想回家。”

  张祥杰背着她下了楼,将她轻轻地安置在车后座。余勇坐在副驾驶室。张祥杰说:“刚开始,她还有呼吸。开车时,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连老丈人什么时候下车都不知道,我看到前面的车就跟着,一辆一辆地跟着走。”

  根据警方调取的监控显示,28日上午,张祥杰的车子漫无目的地在路桥街头兜兜转转,见车就跟,一直开了三四个小时。

  下午两点左右,余勇接到女儿电话,冷燕咽气了。

河南盈法律师事务所刘律师:

  本案中明明是冷燕自己喝下老鼠药,为什么余勇等三名被告人也会构成故意杀人罪?

  首先,让我们明确什么是故意杀人罪。故意杀人是指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此罪在主观上须有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即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他人死亡的危害后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的发生。

  本案中,三名被告人作为被害人冷燕的丈夫、女儿、女婿(在法律上属于对被害人有救助义务的人,他们有能力救助但未尽救助义务而导致被害人死亡的,应当构成不作为犯罪),是最亲密的家人,对冷燕具有当然的救助义务,他们在明知食用老鼠药必然会致被害人死亡的情况下,仍然购买老鼠药并递给冷燕喝,不阻止,不救治,放任不管,最终导致冷燕死亡结果的发生,其本质上属于非法剥夺了冷燕的生命,符合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罪之要件,故构成故意杀人罪。

  另外,本案在案情上,类似通常意义上的安乐死(指为免除患有不治之症、濒临死亡的患者的痛苦,受患者嘱托而使其无痛苦地死亡)。在我国禁止实施安乐死的情况下,对实施积极安乐死的行为,法律上以故意杀人罪论处。

  其实,提出安乐死的人,死亡未必是他们的本意,感到痛苦,或许是因为他们在最脆弱的时候感受到的是拖累别人的屈辱和无边际的孤独。他们坚称自己丧失了尊严,生不如死,可一点微弱的希望又能给他们活下去的理由。

所以,与其帮他们解脱,不如多给予温暖,给予希望,或许悲剧会少一些。

 

盈法律所刘律师:17603862091.

联系地址:河南省郑州市惠济区长兴路22号银江商务楼7层。

  

 

 

400-1181-995

输入您的电话,1对1提供法律解决方案:

最新文章

服务导航

律师微信咨询
扫扫加微信

免费咨询电话
400-1181-995
17737509711